香港電影的歷史幽靈

香港歷史與危機 翻開香港歷史,就會發現這座城市從來危機四伏。香港史上各個轉捩點,由六七暴動、中英聯合聲明、九七主權移交,到沙士疫潮、百萬遊行以至晚近的動盪,它們引發的集體情緒與社會氛圍,一直無間斷為香港人帶來危機感。在歷史進程的十字路口,時間彷彿「脫了臼」或「青黃不接」,如德希達(Jacques Derrida)援引莎劇《王子復仇記》形容後社會主義國際新秩序所言。

電檢署的越權——關於《刑.暴.誌 - 記抗爭者》的電檢決定

先此聲明,我並非專業律師,但作為前影視處電影組(即今日電影、報刊及物品辦事處電影科,俗稱「電檢署」)負責對外解釋《電影檢查條例》執行細節的的職員,我希望以下所述,對於分析《刑.暴.誌 - 記抗爭者》電檢決定仍有一定參考價值。

校園的電影放映要否過電檢?

香港大學學生會在學生會大樓放映關於梁天琦的《地厚天高》,張翔同志領導的香港大學管理層變成驚弓之鳥,聲明指:「香港大學經徵詢法律意見後,憂慮有多處不符合法例規定的地方,包括電檢要求⋯⋯」《電影檢查條例》對於送檢的規定,是沒有理會放映的目的,反而放映情況才是要否送檢的決定性條件。

林祥焜.Kylie Minogue.魯迅

我上任不久,Kylie Minogue的《Slow》通過檢查,在巴士上播出之後,我便接到大量市民投訴。記憶所及,投訴的指控包括「肉體橫陳」、「男男女女瞓喺度典來典去」、「好肉酸及不雅」⋯⋯其實他們有沒有去過沙灘?!

電檢署的權限與慣例——由《理大圍城》的電檢風波說起

香港藝術中心與影意志在九月合辦《理大圍城》放映,電檢過程一波三折,惹來各方揣測是否政治打壓。容許我這個「電檢署」前管家,就着當局的決定與行動引來的爭議,分享一些先例與往日慣常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