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的歷史幽靈

香港歷史與危機 翻開香港歷史,就會發現這座城市從來危機四伏。香港史上各個轉捩點,由六七暴動、中英聯合聲明、九七主權移交,到沙士疫潮、百萬遊行以至晚近的動盪,它們引發的集體情緒與社會氛圍,一直無間斷為香港人帶來危機感。在歷史進程的十字路口,時間彷彿「脫了臼」或「青黃不接」,如德希達(Jacques Derrida)援引莎劇《王子復仇記》形容後社會主義國際新秩序所言。

「我和我們」的翻譯

身為大學主修翻譯的畢業生,當然要關心近日本港最重要的翻譯(及語文)問題:如何評論李家超將「我和我們」譯作「We and Us」?譯作「We and Us」就強調了沒有「You」 、沒有「They」,才更接近中文原文那種神髓。

讓叱咤頒獎禮連結離散的我們

今年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頒獎的主持與領獎的歌手都強調他們如何熱愛香港熱愛廣東歌。在各人感言與作品的字裡行間不斷提及香港,種種微細處加起來就令這個頒奬禮「很香港」。

2021年回顧

除夕夜大家回顧2021都覺不堪回首,公民社會的崩壞固然令人氣餒,自己與家人的情況令我的日子過得更糟。這一年八成時間都在處理自己的健康問題和家事,一年將盡之際暫停放負,回顧一下剩餘的兩成生活,好像還有一點點好事,值得感恩。

心病還須瑪麗醫 (下集) 之 最後的通菜

「我過得並不好,但是我會活着」一句,夭心夭肺得教我難以招架,像是在形容我的2021年。2021年轉眼溜走,這一年,我過得並不好,和健康問題糾纏了差不多一整年,中間還伴隨着處理家人的事。這一年,自己的治療、覆診,加上陪診、探病、接送,我跑醫院診所的次數,大概是前半生的總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