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國」之間的光榮冰室與社會學者

香港人的種族、語言、國籍、身份問題,從來糾結。「光榮冰室」事件,實在不易梳理。讀多了書都知道nation和state是兩回事,要分辨一個人是否屬於某個「國家」,很簡單也很客觀,就是他有沒有那個國家的護照、身份證。是否屬於某個「家國」就複雜得多,勉強簡化就是體現於是他否認同某種文化、價值觀,或擁抱某種所謂的「核心價值」。

舞蹈 x 影像:跨界創作的不同可能

可能有人認為「舞蹈影像」(screendance / dance film) 只是純粹把舞蹈演出拍攝記錄,又或者在影像作品中加入舞蹈動作的元素。我不敢完全否定以上的說法,畢竟影像中的舞蹈 (dance in film) 和拍攝舞蹈 (filming dance),也是「舞蹈 + 影像」的藝術表達。但是「舞蹈 x 影像」,兩種藝術形式的聯乘 (crossover),可能性其實遠不止此。電影語言 (如攝影機的調度、不同時空片段的剪接等) 能夠豐富現場舞蹈所不能達到的效果;身體律動在影像敘事之中,也能帶來另類的表達方式。

寫在平常與不平常之間

雷蒙.威廉士 (Raymond Williams) 為伯明罕學派的開山鼻祖,指出文化乃是人類整體的生活形態,更一手將流行文化帶入學術殿堂,開始以不平常的認真態度對待當年曾被嗤之以鼻的平常事。半個世紀後的今日,當我預備「文化研究評論工作坊」的材料時,他那句「文化不過平常事」一直縈繞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