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徙中的香港人

流徙或離散(diaspora),指同一國族的人因為種種原因大規模遷移,散居各地,亦多多少少有着某種無可奈何。三十多年前,《中英聯合聲明》決定了香港前途,港人耳聞甚至目睹幾十年來的歷史進程,九七回歸有如大限,紛紛出走香港,寫下華人流徙的一章。

七十後的告白

年輕一代問:到底我前世做了甚麼錯事,今世要生在香港? 撫心自問,我們七十後這一代,曾經覺得生在繁華盛世、東西混雜的香港,是幸運的一代。我們的父母,許多在四五十年代由中國避禍而來;而我們大抵是第一代擺脫了過客心態的香港人,建立起對香港的身份認同。

林鄭的「亞洲文化樞紐」

親愛的林鄭: 欣聞閣下早前於城市文化交流會議提出,將香港「打造」成「亞洲文化樞紐」,並引習主席十九大報告,指出文化乃國家民族之靈魂,文化興盛即國族強大。 鄙人愚見,「文化之都」難以由「打造」而來;一城之文化,唯有政策配合方能興盛,故台端實任重而道遠。

師奶革命

在香港搞運動、起革命,最難是動員師奶。不少師奶長年累月看慣三色台的扭曲新聞,容易相信爭取民主、爭取自由都是搞事。 但一旦師奶投入,聲勢之大立即無與倫比。如果說,發起運動的是學生,壯大運動的,必然是師奶。 國民教育搞著師奶的子女、港視不獲發牌令師奶看不到黃日華劇集,還不站出來和你死過?雖然運動最後不一定成功,但我說,沒有師奶參與的運動一定失敗。

撕裂中,我願意相信……

在撕裂的社會中,同窗共事的情誼,越來越受考驗。 有些朋友,苦口婆心地勸我不要事事算在政府頭上。把近日的事件扯上新聞自由,是欠缺真憑實據未審先判,或是將私人恩怨商業糾紛無限放大。 我和他們並非萍水相逢,清楚他們不會故意顛倒是非。我願意相信,他們真心認為那些都是個別事件,真心相信香港只是微恙而無大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