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2010 Jordan’ Category

Petra中暑記

十月到約旦已經避開了最悶熱季節,但這裡屬沙漠氣候,晴空萬里,濕度極低。太陽眼鏡和防曬霜是必備。

阿姑有無數試用裝的防曬與護膚產品,我大可順手牽羊,挪為己用。在出發前的下午收拾行李,正要把太陽眼鏡放進行李中,整副「黑超」竟忽然解體,鏡片跌落、鏡框崩離。企圖在香港機場買一副罷,發現都是名牌買不起。於是我到約旦的第一件事,是去「買超」。好心的旅館職員帶我到附近的店鋪尋找,還為我翻譯,竟然在一家照相沖曬的店子找到太陽眼鏡,雖然好像都封了塵,我還是付了5 Dinar買一副。

在遊客中心買了兩天的入場券,便在烈日下走了老大一段路,到了Siq的入口。Siq就像是大地上的一道裂縫,兩邊是陡峭的石壁,中間是一條蜿蜒的過道,還好早上時份太陽不是直射,一路上涼爽舒適。路上不時有馬車經過,我們選擇了徒步慢慢細味這裡的獨特自然景觀。

上午慢慢參觀了Treasury、Street of Facades等,壯麗的景色令我忘記了昨夜幾乎無眠的疲憊,更加忘記了頭上有毒辣的太陽,正在把身體僅餘的能量蒸發掉。午飯是在旅館買的乾糧,和早餐的貨色一模一樣。一疊薄餅,一塊預先包裝的芝士 (十足笑牛牌芝士),一小盒果醬,一個蘋果,加上紙包果汁,盛惠3 Dinar。早餐吃完,中午再吃,翌日早餐再吃,翌日中午再吃,實在悶人。然而在古城內,除了一家高檔餐廳,其他地方賣的都是這種貨色的「Lunch Box」,而且售價絕不止3 Dinar。好在天氣炎熱,也沒胃口,找個山洞張張就就打了尖便再起行。

是日不打算登山 (也無力登山),午後遊覽了那些從峭壁鑿出來的Royal Tombs,還可以進去寺廟陵墓裡躲避一下午後太陽。之後打算穿越一片不毛之地前往Petra Church,在荒漠上躲無可躲,雖然只是緩緩而行,卻開始感到氣喘心跳。阿姑一早預備了闊邊大帽,我一向不喜戴帽,此時體力不支,為免中暑倒地,唯有不顧儀態,從背囊中拿出傘子。在太陽下打傘之師奶情狀,當然不能讓人攝進鏡頭。

將近到達,見有一小食檔,可供人入內稍息。立即買來冰凍可樂一罐。食檔一角甚至放了軟墊地氈可供午睡,不過我怕睡著會到翌晨才起來,而且不大信任衛生,便繼續在坐在陰涼的地方歇息。冰凍可樂簡直有起死回生的妙用,讓我有足夠精力繼續遊覽,還可以在日落前徒步回到遊客中心。

照片集

(約旦.艷陽七日.之二.未完待續)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話說任職大學助理教授的阿姑熱愛旅行,絕不放過任何假期。2010年10月趁著一整個星期不用上課,發起旅行,我當然聞風而至。大家商議地點,一週不夠去歐美,於是由東向西的尋找目的地:東南亞的雨季未過、日本太貴、韓國用不著七天、印度大家怕不夠強健、尼泊爾的登山季節還早著……從地圖上一直掃到了中東,就去約旦吧!

此Jordan不同彼Jordan,香港的佐敦地鐡「話咁快就到」,要到中東的約旦雖然不難,卻很累人。大家聽聞我去約旦,都問我乘搭哪家航空公司,答案就是約旦航空啊!皇家約旦航空公司的飛機都很新,而且飛行哩數還可以計算「亞洲萬里通」。不過航班時間欠佳,而且還要在曼谷停上一個小時,我卻別無他選--其他甚麼阿聯酋、卡塔爾航空的轉機時間,動輒要等上半天。

週六把工作趕完,乘夜機離開香港。三小時後到了曼谷,大半乘客下了機,留下少數由香港到約旦首都安曼的乘客。我在機艙站起來舒展筋骨,看著清潔工人極速打掃,然後另一批乘客魚貫登機。九時半從香港起飛,到達曼谷已是午夜過後,我睏得不得了。從曼谷起飛不久,空中服務員開始分派晚餐,機艙太熱鬧教我無法入睡。到機艙恢復平靜,已是香港時間凌晨三時。不過由泰國到約旦的九小時航程,扣除晚餐和早餐時間,我只能有幾小時安睡而已。

抵達約旦首都安曼是,正是當地日出時份,名副其實的「約」「旦」。在機場兌了當地貨幣Dinar,(一Dinar約等於港幣十元),然後離開機場。阿姑一早要求Petra的旅館派車來接,多付些車錢免得大家在安曼的公車站裡徬徨,還是要的,畢竟我們已沒有年輕時的慳家與冒險精神。從安曼到Petra要兩個多小時,司機在公路旁停下,請我們喝了咖啡和茶。看著檔口老闆用小壺煮了濃濃的咖啡,而我喝的茶則加了薄荷葉和糖,提神得很。

到達Petra還不到早上八時,昨夜雖然沒有怎麼睡,精神倒還可以--不過即使精神萎靡也沒有辦法,旅館要下午才有房間。老闆請我們吃了個早餐,然後我洗把臉,準備開始在艷陽下的約旦七天之旅。

照片集

(約旦.艷陽七日.之一.未完待續)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