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檢新指引:合法僭建

政府公佈修訂《有關電影檢查的檢查員指引》(《檢查員指引》),加入檢查電影要考慮《香港國安法》,到底《檢查員指引》是一份甚麼文件? 該份指引闡釋了為電影進行分級時,各級電影就着暴力、色情等描繪的尺度。在指入加入有關《香港國安法》的指引內容,並未越權,但跡近僭建。

財政預算案裡的電檢數字

每年三月份各部門也要提交各項開支用於哪些公共服務,並將過往一年的工作量化成數字,成為財政年度的工作指標。這份報告稱為「管制人員報告」。我身為管家阿四,當年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關於電檢的數據,當然都由本人彙整呈交 。

Taking Destiny in Own Hands: An Affective Study of Post-Umbrella Movement Hong Kong Cinema

Hong Kong cinema is often symptomatic of the Hong Kong society if read in the context in which the films are born. The Umbrella Movement broke out in Hong Kong in 2014, which was an unprecedented civic movement in Hong Kong. Following the movement, a new “structure of feeling” is emerging, in which, despite different manifestations and various complications, there is a yearning not to accept fate as it is, or in other words, a determination to change one’s destiny. Four films made after the Umbrella Movement will be actively read, namely The Mobfathers (dir. Herman Yau), Robbery (dir. Fire Lee), Weeds on Fire (dir. Steve Chan) and Trivisa (dir. Frank Hui, Jevons Au and Vicky Wong) to examine how they correspond to a post-Umbrella Movement ethos that is collectively felt.

香港尋家:2011香港獨立電影

「尋家」的主題,不約而同在幾部2011年公開上映的獨立電影中出現。過程中主人翁每每在「香港-中國」、「鄉村-城市」、「回憶-現實」、「物質-情感」等二元對立之間遊走。狹義來說,「家」可以是《大藍湖》的蠔涌、《1+1》的菜園村、《不設房》的榮光街唐樓、《一國雙城》的香港與泉洲,甚至連《大同:康有為在瑞典》的瑞典小島對於「家在香港」也能帶來啟示。從更廣義的層面看,他們對於「家」的認知和追求,除了物質上的房屋、地理上的城市,更包含家庭與親人、身份與認同等概念,但尋家之際卻不一定能夠同時滿足各個層面的需要。

香港新想像:從2010年的中上環開始--專訪羅維明.談《幻想香港》

《幻想香港》劇照2010年,香港資深評論兼創作人羅維明,拍下一部叫《幻想香港》的電影,捕捉香港2010的政治經濟面貌,彷彿預示著這一年其實也像萬曆十五年般,反映著歷史洪流的轉向。 訪問中羅維明不斷強調《幻想香港》的時間性。「千禧過了十年,在踏入下一個十年之前,是時候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