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30歲的浪遊’

news_taipei夜機到達台北,拖著行李,不假思索跳上飛狗巴士。在台北車站下車,懶得等公車,沒有地圖也懂得走到西門的酒店。從來沒有在台北工作,但已忘了到過台北多少次。

此行並非公幹,但也順道到台大拜訪M教授,談點公事。M教授問起,聽說很多香港人都很喜歡台灣,但他們喜歡的「台灣性」到底是甚麼?想起也是,我的很多朋友,如朋友K、朋友S都說想移民台灣,連我也有思考住在台北的可能。

我說,可能是台灣的多元吧,香港的成功只有一個指標,就是拼命賺錢,於是整個城市很單元。M教授說,說的也是,但這裡是另一個極端,我的學生很多都說畢業後要開咖啡廳、民宿,我當老師反而有點替他們焦急啊。

朋友L的新書《30歲的浪遊》在台灣出版,我臨離開台北前衝到誠品買了一本。裡面有這麼一句:

『夢想』是甚麼?非得是要『做一番事業』才算夢想嗎?我想做的事,只是以自己的步伐,在不同的城市散步而已。

在候機室和航班上,一口氣看完這本書。飛機降落香港時,我終於清楚自己跟M教授說的多元是甚麼意思。不是說開咖啡廳、民宿才算多元,而是生活--包括賺錢--的時候,仍然可以有自己的步伐。

在台灣,《30歲的浪遊》可以有市場出版,M教授可以帶著狗狗在辦公室陪自己工作。(你可以想像香港的大學裡頭,那像大公司的辦公室裡有狗嗎?)

在香港的生活,越來越感到無力。政治經濟環境的低氣壓,教人透不過氣。2013年的香港,已不是我、朋友K、朋友S……出生長大、以之為家的香港。而台灣,還殘存著一點點我們曾經擁有的東西,我們由是而將它無限放大。

我當然知道,這是我們美好的想像而已。去年到台灣,約了移居台北的朋友H,瞭解過真實的台灣生活其實也有許多不可愛地方。這次本想再約H聚舊談多一點,碰巧H去了退修營,緣慳一面。

台北對我的吸引,其實不是它的旅遊景點,而是在城市最平凡的角落裡,嗅到一絲熟悉卻又陌生的味道。

這次我與從未到過台北的朋友A同行,少不免帶A到九份、淡水等旅遊熱點,但看見街上全是遊人時,自己倒是提不起勁遊玩。反而很想做一些,其實從前在香港也會做的事,例如週末晚上,去喝杯酒。又或者,朋友早機離開,剩下自己一個人,跑到一些連周末也沒有遊人的古蹟。

這一次在台北,我感受到自己開始放下tourist gaze。於我而言,台北既不是家,也不是一個他者的城市。我沒有「去」台北,也不算「回」台北;既不是旅行,也不是返家,只是在台北生活了幾天。

一向很怕自己去旅行,今次竟然起了自己一個人再到台北的念頭。因為,那根本不是旅行,只是以自己的步伐,在不同的城市生活一下而已。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