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Weeds on Fire’

film_hkinema35-udine-feff_resized

每年四月在意大利舉行的烏甸尼遠東電影節(Udine Far East Film Festival),是歐洲最大型放映亞洲作品的電影平台。早幾年我擔任鮮浪潮國際短片展經理時,曾與他們合作,他們選了一些鮮浪潮的得獎短片在當地放映,我也協助安排導演到當地出席影展。導演們回港後不少對這個電影節給予相當高的評價,我也一直想親身去感受一下,無奈過去幾年的四月均因事務繁忙未能成行。

 

今年我終於有機會到訪這個位於意大利古城的電影節,並在講座、採訪等活動中,為有需要的香港嘉賓擔任英語傳譯。一般而言,大會在放映翌日才安排座談會,比影後短短的答問環節能有更深入的討論。與我一同擔任粵語/英語傳譯的還有芝加哥亞洲躍動電影展(Asian Pop-up Cinema)總監王曉菲(Sophia Wong-Boccio),我主要為《點五步》導演陳志發、監制柯星沛、《十年》監製兼導演之一伍嘉良擔任翻譯,「大佬」們如杜琪峰、洪金寶等,就交給更有經驗、每年出席的Sophia了。

今年烏甸尼遠東電影節選來的香港電影和中港合拍片,除了《點五步》和《十年》外,還有《樹大招風》、《選老頂》、《陀地驅魔人》、《葉問3》、《特工爺爺》、《十年》和三部「鮮浪潮」短片。電影節有多位顧問,負責向影展推薦不同地區的作品,香港主要由影評人Tim Youngs負責。大會很慷概地發給我一張員工證,讓我自由出入放映場地,觀賞這些入選作品。

我(中)與創立電影節的Sabrina Baracetti(右)和Thomas Bertacche(左)。

我(中)與創立電影節的Sabrina Baracetti(右)和Thomas Bertacche(左)。

我特別訪問了影展總監Sabrina Baracetti,到底是如何選片的呢?這個電影節以通俗電影(popular cinema)為主,不過Sabrina也強調:「基本上,我們是要找好電影。」她舉了幾部香港作品為例:「我們選了《十年》,因為它對香港人來說十分重要。《陀地驅魔人》呢,我們與張家輝很熟稔了,很高興看見他轉型當導演。《點五步》是一個驚喜,寫得好也拍得好,關於八十年代的香港,但也是關於現在的香港,從中窺見香港文化,是很有力的電影。」今年的電影選單,她說是與Tim Youngs多番商討的結果。

我也好奇,為甚麼意大利北部的這個地方,會舉辦一個亞洲電影的影展呢?原來烏甸尼遠東電影節的起源與香港甚有淵源。Sabrina本身對類型電影(genre film)一直興趣甚濃,她也說類型電影一直是意大利的傳統。二十年前的香港仍是生產類型電影的重鎮,1997年她來到香港進行研究彷如「發現新大陸」,聯絡上一些導演如杜琪峰等,他們也驚訝意大利人為何會對自己的作品感興趣。Sabrina說:「我們就是這樣開始的。」時至今日,遠東電影節由1999年至今已辦到第十八屆,今年更開始辦電影市場(Film Market)。她認為電影節也應該有商業平台,讓這些亞洲電影有更好的出路。

事實上與Sabrina這個短短十分鐘的訪問也不易做,因為在影展期間,Sabrina幾乎沒有一刻是閒著的:放映前如有導演、演員、製作人出席影展,她例必親自上台介紹嘉賓出場,並請他們簡短致辭;放映翌日會進行座談會,她亦一定在座;然後每晚也有交流晚飯,邀請嘉賓們出席(我這個「員工」竟有幸叼陪末座!),她也會待晚飯結束送客後才離開--晚飯一般到近午夜才完結,更聽聞其中一晚大家玩樂到凌晨!

當然,這個電影節令我最難忘的,除了是Sabrina與影展策劃Thomas Bertacche的無盡魄力之外,就是觀眾的熱情。我相信要凝聚這一群觀眾,殊不簡單。十八年來,Sabrina和她的團隊在許多細節上,應該花了無數功夫,才能營造出這種熾熱的氣氛。雖然這個電影節沒有華麗的紅地氈,放映場地也只有一個,但觀眾對於電影熱情的能量,是其他電影節罕有能與匹敵的。

電影節同一時間只放一部作品,劇院內可容納上千人,但每部作品也只會放一次。每次放映前,劇院門外必定大排長龍;放映完畢若果導演/監製/演員在場,觀眾掌聲歷久不衰。大會在全場亮燈前必先以射燈照向他們,名副其實的讓幕後功臣也會活在鎂光燈下,對電影製作團隊的重視可見一斑。歡眾爭相和他們握手、索取簽名、要求合照,甚至離場在院外也會繼續合照和交流。

電影節也是一個讓我與其他影展策劃交流的好機會,與熟悉香港電影、卻又與我有著截然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討論電影,是相當有趣的經驗,特別是電影當中有地道的文化指涉、甚至是一種非土生土長不能覺察的本土味道時,大家因著文化語言的差異,帶來理解的迥異、喜惡的差別,意見和論點互相撞擊,於我而言,在提昇對香港電影理解的層次方面,是一個很好的學習。為此我再次感謝大會的招待。

(原刊《HKinema》,第35期,2016年7月,頁28-29。)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